旅行体验师 正文 第334章 bug票、墨脱、林芝

作者/石涧敲冰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小说 http://www.zzjdkj.cn ,就这么定了!
    半夜是一个很有趣的时间,无论是闹鬼,还是心中往事,都会在这个时间泛起来,人一感性吧,他写的程序也会感性起来。

    感性就会冲动,冲动是魔鬼,魔鬼要捣乱。

    顾淼对票的理解认知,在于某位同学凭家里的关系,混进了中航信,他对这个同学印象很深的原因是,这个同学平时在群里聊天的时候,总是会说自己好穷,一个月工资只有三千多块。

    天呐!首都,三千多块,怎么活直到年底发了年终奖,同学吐槽说别人都发得比他多,他因为是新进去的,只发了二十多万的年终奖。

    只发了二十多万。

    从此顾淼同志的同情心份额又被消耗了一大半。

    第三年,那个同学哭着说年终奖不发了,顾淼好奇为什么,难道是直接人人发一套别墅。

    同学说:“因为有个傻把程序弄错了,帝都飞羊城,含税价9块钱,帝都飞隔壁美帝纽约,500块含税。这谁受得了!而且还了一晚上,到清晨才发现,已经出了一堆票了,公司捏着鼻子承认机票有效,然后就是取消全员的年终奖。”

    群里的同学们纷纷表示:“哎嘛,你们下次啥时再出b?”

    再一次认识到票,是东方航空网站售卖美国航空公司的票时,代码匹配错误,导致公务舱的代码与经济舱的代码串了,魔都飞洛杉矶的公务舱三千八。

    时间发生在半夜两点,修复时间为凌晨五点,三个小时,该抢的都抢的差不多了,东航也捏着鼻子认下。

    眼见着春暖花开,顾淼寻思着去哪儿转转,此时国航又出b了,全国航线基本1折,北上广含税飞川菜基地,从川菜基地含税飞羊肉大盘鸡和雪域高原,基本都在210299之间。

    抢b票的人,把国航网站和pp都给挤爆了,国航同样捏着鼻子认了。

    于是,顾淼便要奔向雪域高原。

    沙蓓蓓没有假,不能同行,她要把大好的年假留给英国,毕竟那是腐国,万一顾淼去了英国之后,忽然想开了,想通了那多糟心。

    她只关心的问了一句:“那么高的地方,很冷吧,你去了千万不要变成冰川水晶尸。”

    事实上,林芝并不怎么冷,相对于海拔三千多米的日光之城,它只有两千多米,每年四月,那就是一个桃花盛开的地方。

    而且桃树品种与内地不一样,又大又壮,与海岛上那些如灌木一般的桃花完全不同。

    在日光之城,顾淼与约好一起包车的网友见面了。

    两人相识的方式很复杂,起源是沙蓓蓓的朋友去相亲,没看上男人,跟男人的妹妹建立了外交关系,男人的妹妹的男朋友的哥们儿也是个爱拍照爱旅游的。

    一层一层的认识,就变成了顾淼与一只单身狗和另外一对情侣四人的包车游。

    “从林芝回来,咱们顺便再去走个墨脱吧,虽然已经通车,不过来都来了”妹子小薇说道。

    顾淼看着她一身看起来还算专业,但非常簇新干净的户外服装,没吭声。

    “别去啦,都通车了。”单身狗小林摆摆手,“那条路我几年前走过,其实也就是一条原始森林,没什么特别的,连个下毒的都没有。”

    小薇睁大眼睛:“你还盼着给人下毒?”

    “不下毒,我去那干嘛啊?分析中国与印度之间的边界问题吗?那里的土著门巴族人,传说中会下毒下蛊,我虽然是湘西那儿的,但是一没见过赶尸,二没见过下蛊,好生遗憾,特别想去体会一下。”小林十分遗憾的叹了口气。

    小薇捧着脸,看着面前的甜茶:“我是看了安妮宝贝的莲花,才特别想去。”

    “就这么跟你说吧,我那次走着,简直是信仰崩塌之旅。”小林将自己上次的经历原原本本的说出来。

    小林出发的时候,脑子里都装着“多雄拉雪山非常险,中午翻过不去就”、“门巴人逮谁就下毒,看起来很普通的动物、水、食品、都有可能是下了毒的。”、“什么叫汗密,就是走得一身都是密密麻麻的汗,什么叫背崩,就是走到崩溃。这两个地名你要好好记住。”

    他甚至出发前,还在网上发贴问:“去墨脱旅行生还的可能性有多大?”

    结果真正出发,才发现,原来路上同行的人那么多,不仅如此,派县因为是徒步墨脱的起点,所以,竟然围起来收门票了!

    “凭什么啊,就因为它是出发站?那北上广也都可以收门票了啊。”小林吐槽道。

    开始的时候,原始森林的风光,与脚下的雅鲁藏布江,让他颇感新鲜,走着走着,疲劳占据了一切意识。

    “当时路上有一个独行的美女,开头还说要挑战自我,后来总是跟在我身边,哼哼唧唧的拖着脚走,还时不时的嵗一下,这是什么意思!就是叫我帮她拿东西!她要方便,还让我给她看着,等她回来,还打我一拳,骂我太老实,这都什么人呐!”

    小林继续愤愤不平。

    顾淼默默的喝了第二杯甜茶:“然后呢?”

    “然后我在曾眼镜家住的时候,她晚上还来敲我的门,有没有搞错,走了一天的路,我都快要累死了,还敲,我没理她,就当睡着了,她叫了几声之后,发现确实没戏,才走。第二天一大清早,我吓得早早出发了,总算把她甩开。”

    顾淼揉揉鼻子:“她可能是运动量不够,还想再找你运动一下。”

    “运动个屁啊,那会儿真是累得只想睡个素觉,就算她想干什么,也得是坐上来自己动。”

    小情侣听着小林的话,小声的嘻笑嘀咕着,小薇看着男朋友小张,小张举手:“海拔那么高的地方,又走一天的路,第二天还要再走一天,搁我,我也清心寡欲了。”

    小林的眼中闪着“知音啊!”的感动:“回去我朋友都说我活该做单身狗,讲道理,这种女人,谁敢要啊,谁知道她已经集齐多少个男人了。”

    “更糟心的还在后面,我特向往蚂蟥山,据说那里的蚂蟥多的哎!人躺在草上,血就会被吸干。多刺激!结果!去的游客太多,蚂蟥都没剩几只了,你说气不气!”

    敢情这小林是找死大师啊,顾淼给他支了一招:“你去神农架,也能体会一把。”

    小林兴奋的搓手手:“行!”

    接下来,进了墨脱县城之后,就是完全的梦想破碎了。

    本以为墨脱不通公路,里面的人不是靠自己的腿,就是靠吃草动物的腿。

    结果里面好车一辆接一辆,走路上还得小心看车。

    本以为自己走着这么艰苦,墨脱应该基本都是本地人和强健的徒步旅行者。

    结果,足疗按摩满大街都是,注意,是不正规的那种。

    同来的一个大哥,更是得意的在县政府门口的牌子底下留了个影,说要跟几十年前的放在一起。

    小林好奇的凑过去看这位大哥手机上翻拍的一张照片,同样的位置,比现在年轻许多的大哥,以及比现在破的县政府招牌。

    大哥拍着肚子说:“这是我1980年来这里办事的时候拍的,快四十年啦”

    完全没有做功课,凭着热血上头的小林这才知道,其实在很久以前,墨脱就通路的,

    从墨脱到波密那一段,是间歇性通路,一年就通三个月,之后就会封山。

    不过在里面活着也就够了。

    好车、失足女,都是趁着那三个月从波密来的。

    被小林这么一说,原本对墨脱抱着“隐世白莲花”“最后的人间圣地”等等美好幻想的小薇,立马就挥手:“好,忘记这件事,说说林芝吧。”

    “主要就是拍桃花,有几个地方,包车司机会带我们过去的,毫无难度,跟逛公园一样,你打扮得美美,让小张拍就行了。”小林挥挥手。

    小薇又问道:“为什么这里这么高,还有这么多桃花?一般不是都长在平原地区的吗?”

    丝毫不解风情的小林开始对小薇进行关于蔷薇科桃属的落叶小乔木在世界的分布和生长习性进行严谨的科普,顾淼看出妹子强忍住打呵欠的**,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容。

    终于等小林科普完,顾淼说:“其实,很有可能,这里的桃林,是夸父留下的。”

    小薇顿时精神一振:“怎么说?”

    “传说中,夸父追日,一路追向太阳落下的隅谷,后来他扔掉了手杖,手杖化为无边桃林,名为邓林。太阳落下的地方在哪,西边,这边够不够西?再西就出国啦。”

    就连小张都说:“听起来还真挺有道理的。”

    “而且,在这一带,也真的有传说,说有一片桃花林,骑着马在里面走一天一夜都不能穿出去,桃林附近的人家,家家户户都会用野毛桃做桃干。可惜现在不知道那片桃林去哪儿了。”

    小林抢答:“其它的桃树死了呗,现在散落的这些一片一片的,兴许就是那一大片桃林的幸存者。就像云梦泽一样,以前不是还气蒸云梦泽,波霸岳阳楼吗?现在哪找云梦泽去。”

    顾淼:“少年,你早点睡觉吧,去做个梦,梦里有波霸站在岳阳楼上向你招手。”

    在雪域高原找的师傅,一定得擦亮眼睛,路上说下雪就下雪,一点都不带含糊的,要是没经验的混子,下雪路滑,一车人的性命都不够送的。

    从日光之城到林芝,会经过米拉雪山,垭口上经幡飘摇,当地人相信,风吹动经幡一次,就相当于他们自己念了一遍经,积累功德,转经筒同理。

    小林拍了几张雪景之后,问顾淼:“你说佛祖知道他的信徒们投机取巧吗?”

    顾淼笑笑:“我认为,他应该是同意这种操作的。”

    “为什么?”

    “你看他也没现身出来,表示反对。”

    “也是。”

    米拉山口的风超级大,有几个老年旅行团的丝巾迎风飞舞,大爷大妈们精神特别棒。

    米拉山是雅鲁藏布江谷地东西两侧地貌、植被和气候的界山,西边地区,气候干燥寒冷,而东部地区则是温暖潮湿,植被茂盛。

    过了风雪交加的米拉山口没多一会儿,眼前的景物瞬间就变成了青山绿水,蓝天下,雪山前,碧水旁,处处可见云蒸霞蔚,桃花的粉香在身边萦绕不去。

    这里的桃花是高原野桃花,有些桃树寿命达千年之久。与江南的桃花不同,野桃花颜色略浅、多为粉红与红色。花朵虽小但枝干上的花朵密度很高。

    明亮而又纯净的天空做为背景,远离一切阴霾。

    如刀削斧凿般的雪山硬朗的线条,为这片粉嫩柔弱平添了一分冷峻。

    清亮湛蓝的湖水潋滟,盛世美景尽被一湖收。

    陆游曾有诗云:桃源只在镜湖中,影落清波十里红,顾淼感觉到,诗中的字字句句,都往眼前来,那种理想照进现实的那感觉,只有亲身体会,才能明白。

    马匹牛羊,与各种不期而遇的鸟兽,成了桃花盛景中灵动的点缀。

    “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顾淼想起已经被后世解读成恐怖故事的桃花源记

    眼前的景象与武陵渔人所见,一般无二。

    小薇打开窗户拍了好多,还不过瘾,急着让司机停车拍照,见惯不怪的司机淡定的表示:“这才哪到哪儿啊,往前才好看,等到了前面,你现在拍的,都得删了。”

    专业人士小林,掏出他携带的巨大盒子,打开,是一架无人机。

    在无人机的监控画面里,桃花林好像一大团一大团粉红色的云朵,缀在碧绿的草地上,蜿蜒的雅鲁藏布江水,倒映着蓝天,字面意义上的色如碧玉。

    浓烈的色彩饱和度,让人心醉神迷。

    索松村。

    住宿是顾淼定的,所有人都对这个安排非常的满意。

    太漂亮了。

    屋内装的是整面无分割大玻璃落地窗,外面的世界如同一副油画,被坐在屋里的人尽收眼底。

    画面被分成三个部分。

    上方的三分之一,是蓝得发紫的天空,白色的轻云在强劲的高空气流作用下飞来荡去。

    中间的三分之一,如刀削斧劈一般陡峭的山川,是南迦巴瓦峰。

    下方的三分之一,则是满满的粉色桃花。

    赏景的人,可以坐在藤椅上,喝着咖啡可乐冰红花,吃着旺旺仙贝康师傅三加二,开始满嘴跑火车。

    关于南迦巴瓦峰和加拉白垒峰,还有一个传说:

    相传很久以前,上天派南迦巴瓦和拉加白垒镇守东南。

    弟弟加拉白垒勤奋好学武功高强,个子也是越长越高,哥哥南迦巴瓦十分嫉妒,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将弟弟杀害,将他的头颅丢了米林县境内,化成了德拉山。

    上天为惩罚南迦巴瓦的罪过,于是罚他永远驻守雅鲁藏布江边,永远陪伴着被他杀害的弟弟。

    所以,加拉白垒峰顶永远都是圆圆的形状,那是因为它是一座无头山。而南迦巴瓦则大概自知罪孽深重,所以常年云遮雾罩不让外人一窥。

    “我觉得吧这个故事很不科学。”顾淼抹了抹沾着饼干碎屑的嘴,“化成山的弟弟,天天看着杀他的凶手陪在身边,不会觉得恶心吗?”

    小薇愣了一下:“你为什么要跟神话讲科学?”

    顾淼默默的拿起一块仙贝,嚼起来,如果沙蓓蓓在这里的话,她一定会从这个故事里延伸出其他的意思,比如德国骨科神马的,唉,忽然就很想念她了。

    顾淼补充道:“对了,这个女娲补天的石头好像真的掉了不少,南迦巴瓦在藏浯中有多种解释,一为“雷电如火燃烧”,一为“直刺天空的长矛&039;,这一名字来源于格萨尔王传中的“门岭之战”。还有一为“天上掉下来的石头”,这次不是无材补天了,是补上去以后,又掉下来。”

    “豆腐渣工程?”小林陷入沉思。

    这里的女主人是藏族人,上半身穿的是汉式的衣服,下半身是藏式的袍子。索松村已经是很标准的商业化村子,住宿条件都还不错。

    反正美景没有少,能让自己过得快活的商业化,有什么不好。

    小薇与女主人聊了几句,得知她嫁的男人,家乡是东部那个以肉排骨水蜜桃而闻名的城市。

    那个男人在那里有老婆,还有一个儿子。

    男人到这里来,娶了她,又生了一儿一女。

    旅游旺季,男人就在这里和她一起管理旅馆。

    过年,男人会带着她和儿女回老家,与另一位夫人和乐融融。

    小薇张口结舌,这不是重婚吗?

    正室大奶奶怎么容得下她,还和乐融融?

    这种话没法当着侧室说,等她走了以后,小张悄悄的说:“大概那位完全指望着这个男人养,或者那位在外面也找了别的姘头,大家各玩各的,说不定过年,正室的姘头也一起来,正好凑一桌麻将。”

    夜晚,星空出现在雪山上,小林兴冲冲的扛着相机出去了。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将会面对怎样的羞辱。

    当他早上精心处理好图片,发到微博之后,经微博提示,有人也在这里发微博,于是他按地点搜了一下,忽然发现,已经有人先发了一张照片。

    一道闪亮如钻石头带的银河,像拱桥那样横跨在雪山顶上。

    配字是:银河横跨雅鲁藏布江,银河头在多雄拉山顶,银河尾在一年难得现身几次的南迦巴瓦峰,天蝎座和北美洲星云在银河两端遥相呼应。

    小林问了一句:“你这是多大的广角啊?”

    很快对方回应:“不是广角,35拍摄18张拼接。”

    小林搓着手,转来转去:“被比下去了。”

    接着他又努力的私信那人,报了自己住的地方,又问那人住在哪里,相逢就是有缘。

    “哎,问人家地址干什么?你这是要约架?”顾淼大口喝着酥油茶。

    “那他可能打不过我。”餐桌对面传来女人的声音。

    一个束着马尾的元气少女,冲着他们露出笑容。

【精彩小说 www.zzjdkj.cn】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http://www.zzjdkj.cn 精彩小说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